“过一个平凡无趣的人生实在太容易了,你可以不读书,不冒险,不运动,不写作,不外出,不折腾……但是,人生最后悔的事情就是:我本可以”。以此句为座右铭,伴随着走过了稍纵即逝的2016;个中酸甜咸苦,说是只有自己最清楚,可是时间轴那么一拉长,存留在有限记忆区中的又有多少?走过的岁月,倘若如梦一般,醒来时分多半就忘记了,那么其实也没啥,但心里总觉得哪里不妥:就好像走在路上,偶尔扭头回顾,原先走过的路,一多半不见了踪影似的;这让人多少有些慌恐。所以说,纸笔和相机的作用,在我的生活中,就伴有非常重要的角色。而这《晚晴幽草说》,就是一方文字虚拟别墅,其中承载了纸与笔的交汇的结晶,关于我那些心血来潮时的想法与见闻。

题图选自 500px

据说,携带着仪式感去过活,会显得更幸福(较为同意);所以,就有了这篇《晚晴幽草说-序》。这序,以及那些想说的文字,先是写在了简书的;但,独立的才是自己的,因此这些文字也都会不定期的同步于此。话说,为何会先写于简书?释于原文《晚晴幽草说-序》,即下文:


在今晚(2017.01.12),这月黑风高的夜,终于,我将开始记叙这《晚晴幽草说》——在这里,一位伪文青程序员,将试图以有意思的基调,来描摹下所见的社会百态、刻录下思维的变迁;虽偶尔,也会感叹下世事无常,有勇无谋的去裸露些现实中存在的骨感;而更多,则当以阳光的姿态,去讲讲道理,没老也不卖老的去提出自己的建言;当然这是携着了温柔,从偏执的视角。

王小波先生有篇著名杂文:《思维的乐趣》,讲的实在是好。初读的时候,感觉强烈共鸣,让我不禁臆测道:樵夫钟子期那耳朵里,一不小心所流进的,琴师俞伯牙所弹的那首妙曲,就是这种畅快;这篇文章收录在先生的《沉默的大多数》一书中,对自己这『晚晴幽草说』,希冀就如同这部书一般存在:负着责任,带着思考,讲些道理,有意思的聊些有意思的,也不刻意去说服谁。

说起来,本当早该起笔的,然而各种缘由造就的各种推拖,使之迁延至今:一个已经连续上班10天的夜晚(每天朝九晚十、或十一)。虽然,我早已洞悉,在如今快节奏的大时代之下,此刻想去做、但没去做的事,想必这一生,都鲜有机会再去做的残酷现实;而在这一刻,才懂得的越发深刻:工作是忙不完的,钱则是很难赚够的,而所钟爱的那些事儿,如若不刻意去优而先之,哈哈,庸碌此生,就此而生。

为何选择了简书?这个理由出奇的简单:

  1. 我司不允携带个人电脑,在个人博客去书写以及更新,都略显费劲儿了些(😂)。
  2. 近半年倒用了些时间去经营的微博杨琼璞,你知道的,那里没有些手段或名气,举步之处,处处维艰,也是无可奈何(😂)。
  3. 谈及这写文码字平台,综合比较来看,还是简书好些:读写一体,画风简约清新;用户也是众生云集;比起知乎,豆瓣,网易LOFTER,也是有着极大的优势(缺点是:鸡汤文遍野,标题党横行😂)。

嗳?简书这里,无心栽花花满天咯,眼看着可爱的粉丝也近千了(过万远乎?),谢谢你们,满足了我那还身为一只小蝌蚪时就自带的虚荣(放心我不会亏待你们的);再有,这里也支持 Markdown,有着挺耐看的UI,符合一枚序员的苛求;所以就这里了,坦率如我。

还需赘述一点的是这文字风格。我以为,当今时代,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品牌和风格,即便渺小到尘埃里,也要做不一样的存在。所以,对于思维以及呈现出的文字,都会极认真去对待她;当然,作为一枚时时与代码交流的男人,文字功力能到什么火候?边走边学,如此而已。但,可以傲娇的是,文字之间,流走的是真性情;坦坦荡荡,不为标题党,远离迎合穴。

谈及人生,最不能辜负自己的,就是那一时间的想法和文字,为此,轩言无忌,从这里开始一点一滴。

笔于深圳.南山@2017-01-11

打赏

广而告之(MAVIC PRO,你值得拥有)

DJI Mavic
文章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