于 2017 年初,有在 Github 建立并维护一个项目:Vue Boilerplate Template,欲成就一款开箱即用 Vue + Webpack 的脚手架模版;其目标与宗旨是:根据以往经验提供一些参考,对于如何构建中大型 Vue 项目。这蛮久以来,有坚持维护更新,各项主要依赖库,基本都保持着同步升级;记载这篇文章,即是对关于它的设计做下更全面的阐述,以起到项目 Wiki 的作用。

Read More

我们赖以生存的世界,正在以超高加速度被变革着。未来充盈无限美好,令人憧憬;却也伴随着巨大挑战,使人心惊。长而远观,斯蒂芬·霍金先生,有预测地球上的生命,很有可能由于某种灾难而灭绝,而人类以不可持续的速率,继续吞噬地球上的资源,这将加速地球的毁灭;就近来看:中国作家刘慈欣先生,于 2005 年的作品《赡养人类》,在流逝的不长时间中,其描绘的图景正在一步步的成为现实;就身边生活感受而言@阮一峰也有早早意识到世界正在猛烈变化,并写未来世界的幸存者一书,希望能让读者意识到洪水就在不远处,从而早早准备出路。而,就我个人感受,不知多少年前开始,至也不知道延伸至以后的多少年,各种元素造成的压力,正变本加厉的,向我们的身心袭来 ……

Read More

(嗯,这是一篇招聘贴😊)记得在“不久”之前,才写了疆来有你,从心出发一文;转眼却已是新的一年,时光荏苒!当我们再次告别熟悉的家乡,怀揣着梦想,肩扛以现实,奔走于陌生的城市;正值春意即将盎然,倘若你想换一个环境闯闯,那么不妨关注下这篇帖子;倘若,你同时还对「大疆创新」的工作机会感兴趣,那么这篇就是为你而准备的。

Read More

公元 2017 年,就这般即将退出历史的舞台。坦白说,对此内心有盈一份欢喜,亦存几分不舍。对于这一年,以及所经历之种种,如要用一句诗词以祭奠,于我而言,最恰如其分的,莫过于纳兰性德在《木兰花令》(拟古决绝词柬友)中写的这两句:“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秋风悲画扇”。

Read More

“1975年二、三月间,一个平平常常的日子,细蒙蒙的雨丝夹着一星半点的雪花,正纷纷淋淋地向大地飘洒着。时令已快到惊蛰,雪当然再不会存留,往往还没等落地,就已经消失得无踪无影了。黄土高原严寒而漫长的冬天看来就要过去,但那真正温暖的春天还远远地没有到来”,路遥先生在其伟大的著作《平凡的世界》的开篇中,如此写道。

Read More

有则笑话,如此讲到:“老丈人爱吃核桃,昨天买了二斤陪妻子送去,老丈人年轻时练过武,用手一拍核桃就碎了,笑着对我说:你还用锤子,你看我用手就成。我嘴一抽,来了句:人和动物最大的区别就是人会使用工具。……”。撇开这样特例场景,这句话还是非常用有道理的;毕竟从远古石器时期或更早,到如今,所言之语,所穿之衣,代步之车,所学的知识,所晓的常识…..皆是工具;可以说绝大部分人之间的差异(天才级除外),仅在于工具使用之优劣罢了。在工具的使用中,很多人极大程度上停留于会用层面,如若不遇到问题,几乎就处于停滞;这本身倒也没有问题,但可能因为没有透彻的了解,而错失了对该物可以拥有的想象力,从而错过了许多本该有的美好,如此的可惜。

Read More

Puppeteer(中文翻译”木偶”) 是 Google Chrome 团队官方的无界面(Headless)Chrome 工具,它是一个 Node 库,提供了一个高级的 API 来控制 DevTools协议上的无头版 Chrome 。也可以配置为使用完整(非无头)的 Chrome。Chrome 素来在浏览器界稳执牛耳,因此,Chrome Headless 必将成为 web 应用自动化测试的行业标杆。使用 Puppeteer,相当于同时具有 Linux 和 Chrome 双端的操作能力,应用场景可谓非常之多。此仓库的建立,即是尝试各种折腾使用 GoogleChrome Puppeteer;以期在好玩的同时,学到更多有意思的操作。

Read More

在悠久历史长河中,用以承载对一个人崇敬的词汇有很多;但被尊以“某某下走狗”这般殊荣的,却寥寥无几;据我所知的,知名者有这么两位:一是:明代书画大家徐渭 —— 据悉齐白石有一方印章,刻有“青藤门下走狗”,以表达对他(字文长,别号青藤)的崇敬之情;而另一位即是王小波,开始的出处已无从考证,不过这已经衍生为王小波粉丝的总称谓;豆瓣上有个王小波门下走狗小组,成员足有 95K+,对喜爱王小波先生的热情,可见一斑。不错,我也是其中一只。

Read More

那一夜,我听了一宿梵唱,不为参悟,只为寻你的一丝气息。 那一月,我转过所有经轮,不为超度,只为触摸你的指纹。 那一年,我磕长头拥抱尘埃,不为朝佛,只为贴着了你的温暖。 那一世,我翻遍十万大山,不为修来世,只为路中能与你相遇。 那一瞬,我飞升成仙,不为长生,只为佑你平安喜乐。

Read More

“从事编程工作的这四年余来,为何没研习些黑客方面技艺,靠~”,在准备给简书方面回复邮件之时,心里有如此悔叹道。10月9日,@韩雪携程捆绑销售这种无良的行为,发表了维权申明:携程在手,看清楚再走。大概一年前也是因为类似原因,放弃了携程。只不过人微言轻,即便有心维权,也是石沉大海,无济于事。对于@韩雪这种高尚行动,除了各种倾情点赞转发,也贡献不了更多。此次被简书单方面给予的超无理(+礼)待遇,好像也只有忍气吞声,怨已无力。但,这绝对不是个人想看到的,也绝非故事的终局。

Read M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