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元 2017 年,就这般即将退出历史的舞台。坦白说,对此内心有盈一份欢喜,亦存几分不舍。对于这一年,以及所经历之种种,如要用一句诗词以祭奠,于我而言,最恰如其分的,莫过于纳兰性德在《木兰花令》(拟古决绝词柬友)中写的这两句:“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秋风悲画扇”。


写于 2017 年末

先前,偶刷微博,看到有人如此感慨,大意是“如果「去 TMD」,有一个别名的话,那就是 2017”,记得当时略微思忖之余,反手就给了一个赞。永动的时光涟漪,不停敲打着有限的生命年轮……

….
….
….

@2017-12-31 于深圳.南山 Last Modify: 2018-01-02

打赏

广而告之

文章目录